中国外贸金融租赁有限公司
霍华德-戴维斯:金融业后黄金时代

   如果监管者和央行对金融部门约束过紧,风险就会溢出监管边界,变得难以衡量和监控

2010年08月 来源:《财经》杂志

 

  即使美国新金融监管法案——多德-弗兰克法案已获通过,且巴塞尔委员会也公布了新的资本要求,未来几年金融部门的前景仍将面临很大不确定性。

 

  银行股股价虽较2008年的低点有所反弹,但后继乏力。投资者不但对经济复苏势头非常忧虑,对金融企业的业务也缺乏信心,金融企业的未来规模、组织形式,甚至整个金融部门的前景都是未知数。

 

  说到底,在发达国家,银行早已失去民心。对银行及其股东来说,赢了归自己,输了由大众埋单。因此,随着银行重新盈利,北美和欧洲的政客开始谈论新的银行税,欲使纳税人享受到银行盈利的好处,因为正是他们的支持才使银行得以度过最困难的时期。

 

  这与银行部门过去30年的地位形成鲜明对比。20世纪70年代末至2007年,金融部门的增长速度远远高出实体经济。1980年,发达经济体的金融资产——股票、债券、银行存款——总量大约相当于GDP100%2007年这一数字在美国、英国和日本已超过400%

 

  在此期间,信贷量占GDP的比重也在扩张,最高达到300%。英国金融中介的利润在20世纪70年代约占全国企业总利润的1.5%2008年增至15%。美国的这一比例甚至比英国还高。

 

  这真是金融业的黄金(1351.00,-3.40,-0.25%)时代。银行家的薪酬随着利润水涨船高。套用威廉?华兹华斯的诗句,就是“幸福啊,活在那黎明之中,衍生品交易员更是如进天堂!”但大扩张在2008年戛然而止。几十年来,金融资产首次出现大跌,且到现在还没看到持续复苏的迹象。

 

  这种情况是暂时的吗?当经济情况完全稳定下来以后,金融部门能恢复危机前的增长势头吗?金融“深化”会继续吗?银行股会再一次领先市场吗?

 

  英国央行金融稳定事务执行理事安迪?霍尔丹(Andy Haldane)和其他英格兰银行专家的研究表明,金融业要重现辉煌非常困难。

 

  霍尔丹的研究基于金融部门总增加值(GVA)的趋势。过去160年中,金融部门GVA高于整个经济两个百分点,但这个数字并不是在年份间均匀分布的。“一战”前的20年,在第一次金融深化和全球化浪潮中,金融部门的增长速度是整个经济的四倍。但从1918年到20世纪70年代,金融部门的扩张速度要低于平均经济增长率。

 

  20世纪70年代早期,开始出现市场去监管化和自由化的浪潮,金融业借此东风重振雄风。在美国,金融部门GVA20世纪50年代只有2%,现在已增至8%

 

  霍尔丹相信这一波涨势已经结束。他指出,在增加值的明显增长中,有很大一部分是虚幻的,是通过财务杠杆、过度交易和银行卖出深度价外的期权实现的。所有这些策略有个共同点,就是银行为了追求收益而对风险大小进行假设,而这种假设通常是错误的,因为它们总被设定在回报分布的尾部。

 

  从监管者的角度看,提高资本要求以限制银行承担风险确属良策。事实上,巴塞尔委员会计划在未来提高资本要求,但实施日期遥遥无期,因为人们担心实施成本和信贷可获得性降低会有害于复苏的持续。

 

  在这样的背景下,很难相信我们能很快回到20世纪70年代到2007年这样的金融资产、信贷和风险稳步增长的时代。对大多数人来说,除非资产配置严重倾斜于金融股,否则这倒不失为好现象。我们都不想引发另一种类似2007年-2008年的资产泡沫。但如果监管者和央行对金融部门约束过紧,风险就会溢出监管边界,变得难以衡量和监控。

 

因此,保持一些灵活性非常重要,对目前不受监管的机构,比如对冲基金和私募股权基金,不妨待其做大并产生系统重要性之后再纳入监管范围。监管者对银行风险控制得越严格,就越需要考虑监管边界问题。

 

霍华德-戴维斯/

 

  作者为英国金融服务局前主席、现任伦敦经济学院院长

中国外贸金融租赁有限公司